top of page

i-Change 賭博輔導平台—以AI 協助賭博者脫離賭海



早幾年因疫情導致賭場關閉、球賽停辦,或許大家以為賭博率亦會同時下跌。然而,這段期間的賭博率其實不跌反升,因為疫情令大量網上賭場興起,讓更多人輕易接觸到賭博。足不出戶就能參與賭博,亦意味着隱蔽賭博者數字上升,他們遇上成癮或欠債問題通常更傾向收藏,到泥足深陷時,也就為時已晚了。


2020 年 11 月,本機構獲得平和基金資助,推展全港首創的 24 小時 AI ChatBot 戒賭輔導服務,以嶄新方式回應社會需要,讓更多人及早發現賭博成癮問題,適時踏出改變的一步。



以網絡平台提高戒賭求助率

天朗中心以往一直提供戒毒服務,但發現部分成功戒毒的個案後來出現賭博問題,或同姿有吸毒和賭博的情況,加上曾推出協助戒毒的手機應用程式,發現能提升求助率,便萌生推出「i-Change 賭博輔導平台」的想法。


根據 2017 年的統計數字,香港有近 98,000 人出現賭癮,但戒賭求助率少於2%,較之外國的 7% 至 10%,率相對偏低。i-Change 網上平台設有 24 小時支援的聊天機械人「阿信」,為賭博者提供即時查詢回應,並提供債務處理、自我評估及戒賭輔導三方面的資訊,讓他們在不用提供個人資料下,以日常熟悉的電子通訊方式求助,大大提升求助動機,之後再讓他們逐姿接受電話諮詢及面談輔導服務。計劃開展至今近三年,共有約 60,000 人次進入 i-Change 網站,近6,000 人次使用 Chatbot 求助,並支援了約 260 位賭博者或家人。



橫財惹來的禍

現年近 30 歲的阿希(化名),也是其中一位服務使用者。兩年前,他因工傷需要在家休養 9 個月。當時正值疫情高峰,他只能賦閒在家。有一天,他在瀏覽社交平台時,發現一則網上賭場的廣告。他不禁好奇按進去看,見到有最易入手的「賭大細」,豈料玩了幾鋪就讓他贏了幾千元。突然飛來橫財,就讓他迷上了賭博,一發不可收拾,但後來卻是輸錢居多,短短三個月就輸了三萬元。阿希回想說:「那時很想翻本,所以就向財務公司借錢,然後就開始數冚數。而當時其實借一萬會用七千再賭,用二千還錢,剩下一千留來生活。」


債項利息高企,半年間欠款已如雪球般滾至三十萬,家人意外得悉後替他還了十多萬,但當時他卻沒有和盤托出還有一半的欠款,再過幾個月,欠款又滾至三十萬。面對新的債項,家人已無力協助還款,並因此令他們一家的關係變差,每逢見面總會吵架。



改寫了他的人生

機緣巧合之下,阿希認識了 i-Change 計劃,並由社工鍾冠文(蕉Sir)跟進。他們透過訊息溝通了一段時間後,蕉 Sir 就來到他們家為阿希及爸爸進行輔導。當時他察覺到爸爸對阿希已失去信任,過程不斷質疑他是否還隱瞞了其他債項。他就為阿希定下任務,例如整理家居及訂立目標,讓家人觀察到他有行為上的改變,逐姿重建信任及修復一家人的關係。


之後,蕉 Sir 就跟阿希共同面對債務問題,為他初姿評估債務狀況,並找來專業人士提供法律意見。經過討論並權衡各方利弊後,阿希最終決定申請破產,而蕉 Sir 一直陪伴他走過這低谷。後來,蕉Sir更協助他做生涯規劃,啟發他報讀電工,並成功完成課程,讓他在工作上取得成功感及身份認同。阿希直言 i-Change 計劃改寫了他的人生,「如果當初沒有接觸 i-Change,我現在可能就會給大耳窿劈,或已自動消失了。」



網上戒賭平台的優勢

由於網上賭博隱閉性高,傳統戒賭輔導服務欠缺即時及全天候的支援,i-Change 計劃正正填補了這個空隙,支援了不少站在懸崖邊的賭博人士。相對其他戒賭中心需要在中心內進行輔導,i-Change計劃還提供不限地區的外展服務。為方便服務使用者,蕉 Sir 會走訪多區住所、餐廳及公園等,他笑指:「我甚至曾到過後樓梯跟服務對象見面。」此外,計劃也連結了一班義務會計師及律師,為求助者提供專業意見,助他們走出困境。



繼推出 24 小時網上賭博輔導平台後,計劃早前新增了網上討論區「圍爐傾」功能,持續拓闊戒賭援助服務的範圍。參加者可以透過電郵登入,並以匿名留言保障私隱。討論區分為有意戒賭及為處理債務賭博者而設的「離賭區」,及給賭博者家人求助及交流資訊的「親友傾訴島」。平台提供一個安全、不受賭博及借貸中介滋擾的圍爐空間,讓賭博者及家人群體能互相扶持。計劃更走進大專,希望在賭博者趨向年輕化下,在更早的階段推廣戒賭訊息。



 

#67 | 新舊之間 | 採訪、撰文:許莉霞 攝影:許莉霞 /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