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阿橙—斷捨離帶來的蛻變



阿橙是全港首位上門整理雜物諮詢師,已為過百個家居執屋減物,但她卻形容從前的自己是「全世界最不懂得整理房子的人」。她指往昔她與家人同住的家是「有入無出」的,凌亂且積儲了大量物品,甚至連她孩提時用的揹帶也找得到。媽媽很少執屋,因此阿橙從小也不太懂如何收拾物品,最多是把散落在桌上的東西疊成一堆,但很快又變得亂糟糟。那她是如何搖身一變成為整理專家?又如何為一個個家居帶來蛻變?


2007 年的某天,阿橙在書店看到有一本書的封面有一盞橙色的燈,鍾情橙色的她不禁多看了兩眼,再看到書名《雜物再見啦!》,覺得挺有趣就買了回家。她回憶說:「我閱讀後感到很大衝擊,發現整理家居要丟東西,但又覺得自己丟不到,因為有些東西現在不用將來也會有用,或盛載着回憶和意義。」


再過幾年,她看了另一本書《斷捨離》,終於下定決心整理家居。「我慢慢丟掉以前的東西,發覺原來不用死的,也沒有少了一塊肉,原來把東西減掉是 ok 的,只是過程很漫長。」她所指的漫長,其實是花了足足 5 年時間整理整個房子,有空就把她過多的衣服、書本、玩具等逐件逐件扔掉,漸漸認清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。整理過後,她回到家的心情變得舒暢了,多了生活空間,也節省了找東西的時間。



成為香港第一個整理師

阿橙笑着分享 :「我是全世界最不懂得整理房子,並且是最不捨得丟東西的人。我覺得如果我也能整理好房子,全世界的人都會做到。」已在外匯公司工作逾十年的她,餘閒時開始幫朋友執屋。她還在 2016 年開設「執屋‧告別雜物」Facebook 專頁,以文字分享由最初不捨丟掉物品,到後來如何讓家裏變得煥然一新的經過。


後來,朋友會介紹其他朋友找她執屋,又有街客傳私訊請她幫忙執屋,她就思索或許可以嘗試「秘撈」。下了決定後,她百二分認真地對待這件事,先後加入美國及英國的專業整理師協會成為會員,並在網上上課學習,甚至來回坐了二十多個小時飛機只為去倫敦參加一日課程。她覺得課程的最大收穫,不是學習到新的收納技巧,而是怎樣在短時間了解客戶的需要。



起初有身邊人對阿橙的工作不解,覺得她幫人執屋就等於做「鐘點」。其實整理師在外國已經有 20、30 年歷史,奈何香港卻鮮有這方面的工作。直至 2019 年, Netfix 推出由「斷捨離女王」近藤麻理惠主持的《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》實境秀,大眾開始了解整理師是什麼一回事。阿橙亦在那年年中辭掉收入穩定的職位,全身投入整理師的工作。


讓長者活得有尊嚴

阿橙曾替無數家庭執屋,其中印象深刻的是曾替一對住公屋的老人家執屋。他們因傷患及情緒困擾,令自理能力降低,已經很久沒洗衣服,改穿紙底褲及尿片,家裏還有裝着尿的瓶子。此外,又有很多用過的口罩及吃剩的東西,整間屋滿佈雜物,很髒、很臭。這個情況其實還大大影響老人的精神健康及社交,他們會害怕讓人知道家裏的情況而不敢開門,甚至連氣窗也封掉,以免讓人聞到臭味,更遑論招待朋友來坐,令他們逐漸跟社區脫節。



阿橙沒有因着眼前的景況而吃驚,因為她不是第一次看見類似情況。她補充說:「整理師有整理師的專業,看到裝着尿的瓶子或蟑螂也不會大叫大嚷,以免讓客人感到難堪,我們通常看到就會直接處理掉。」


她反而會更關心屋內人的情況,擔心他們的衛生、健康及安全。收拾完後,兩位老人家起碼不會再找不到藥物,可以準時吃藥,而且終於有舒適的地方可以吃飯和看電視。阿橙緩緩說道:「幫他們收拾後,起碼讓他們可以活得有尊嚴。」雖然上門執一兩次屋未必可以長遠幫到這對老人家,但起碼幫他們收拾完後,能還原房子的面貌,之後他們若獲批政府資助的清潔服務,也更易入手維持家居的整齊。



整齊原來影響歸屬感

此外,可能大家沒有想過一間屋的整齊度,其實會影響我們的歸屬感。阿橙曾替居住在過渡性房屋的兩母女執屋,她們的居住環境很混亂,能走動的空間十分狹窄。這是因為那位母親離婚後,就急忙帶着9 歲的女兒搬到現時住址。之後,有人送贈了一些膠櫃桶,他們就只把一袋袋的東西放進裏面,一直未有好好整理。



阿橙說:「這讓那個女兒感覺那裏根本不是自己的家,跟母親的關係也差了很多。其實,掌控感對一個人很重要,若然我們不知道自己擁有什麼,生活空間又不知道為何被蠶食,要花很多時間找東西,這樣就會很沒安全感。世界上已經有很多事我們控制不了,所以有一片可以掌控的空間很重要。」


後來,阿橙替這個 150 平方呎的開放式單位劃分了不同區域,如吃飯、睡眠及煮食的區域,讓不同的物件各安其位。兩母女因而清楚不同物件的擺放位置,不用再到處找尋,也減少了爭執的機會,女兒也開始對新的家多了歸屬感。在有秩序的空間生活,也讓女兒知道哪些空間及物件是專屬於她,漸漸學習到愛護物件及保持整齊,培養出責任感。



整理是一場修行

整理家居對於阿橙來說是一場修行,需要不斷地檢視自己需要什麼,沒有完結的一天。而成為整理師也帶領她走得更遠,她從沒想過藉着幫人執屋會讓她延伸做了許多事,例如主持講座、辦工作坊、教書、出書、拍攝廣告及拍攝電視節目等。如果她留在舊公司工作繼續追業績,滿足感會相對匱乏。



兩年前,阿橙還創立了香港專業整理收納協會,開辦課程推廣收納整理。協會的理念是「人人都可成為自己的整理師」,阿橙由最初一個人做起,到開始出現同行,她希望更多人可學懂整理技巧。她說:「最後怎樣維持,其實都是要靠自己。我其實不想有翻頭客的,我的心願是所有人都懂得自己做整理。」

 

#67 | 新舊之間 | 採訪、撰文:許莉霞 攝影:許莉霞 / 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