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鄺頌安—由人生再出發到破繭而出


#68 | 尋找被訪者 | 訪問、撰文:周淑屏 / 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 

在2009年第12期《信念》題為「人生再出發」的訪問中,我們訪問了視障人士鄺頌安。2005 年,頌安出版了第一本小說作品,同年他開始在報章寫專欄,成了專欄作家,這一切對於曾患嚴重青光眼、雙眼只剩一成視力、逐漸習慣運用失明人手杖的他來說,似乎自有天意安排,不是他可以憑個人的籌算得來的。


成長的困頓與掙扎

讓我們重溫一下頌安在2009年分享有關他的成長故事:

頌安從小就有很深近視, 讀小學時近視已有七百度,到中學時期他的近視變得更嚴重,中二那年更被證實患上青光眼。升讀大學後不久,因為控制眼壓不好,他的視力變差到認不到人的地步。大學畢業後,大部分同學都找到了工作,但他卻因為視力問題而找不到,因此,他更看扁自己,踏進了自怨、自憐的深淵。



這時,他想起在大學時期曾做義工服務視障人士,想到要加入成為他們的一分子,學習他們的生活智慧 ── 怎樣去接受自己的情況和令其他人接受自己。得到了這些視障人士「過來人」的經驗分享,令頌安逐漸走出自卑、自憐的陰霾,之後,他更在視障人士的活動中,認識了許多「同途人」,令他的生活由黑暗變得繽紛。他參加了一班視障人士從事創作的團體,更開始參與劇本創作。因着對創作愈來愈有興趣,他和朋友組成了一個藝術演出的組織,及後更通過這組織找到資助,讓他出版了第一本小說。


小說出版之後,他受到賞識獲邀在報章寫專欄。由坐困愁城到走出去藉文字與他人分享,身為虔誠基督徒的他,明白到一切也有神安排,他想到只有有經歷、曾艱苦克服困難的「過來人」,才能為其他人提供實在的幫助。之後,他除了藉着出版著作、寫專欄與讀者分享生活體驗之外,還積極進修神學,希望藉着信仰幫助更多人。



由男友、丈夫到父親的角色

在2009年訪問頌安時,他剛因為幫《信念》做採訪工作認識了Melody,二人開始交往。至2014年11月,二人共諧連理,年多前有了小朋友,兒子已經有一歲多了。


頌安形容和Melody 拍拖是自己人生的轉捩點。因為和他人開展緊密關係,而更多審視自己的內心,二人由最初容易吵架,到後來認識自己和對方的弱項、強項,互相扶持,一起成長。


他最初會因為自己不能發揮男友的角色保護女友,在很多方面也需要女友幫忙而感到自卑,婚後更因在家務上不大能幫上忙而感到無力和自責,但是因為有太太的信任和支持,他逐漸能接納自己。


頌安說和視障人士結婚有很大壓力,日子不容易過,但同為基督徒的太太性格積極、正面,常對他說:「神一定會有預備」,令他因而感到豁然開朗。


有了孩子之後,他也會盡力分擔照顧孩子的工作,讓太太多點休息。雖然不能幫兒子換尿片,但可以幫忙餵奶、洗澡的工作;外出時幫忙照管,讓太太安心去購物。


猶幸孩子身體健康,活潑精靈,頌安想到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,自己未能陪伴他從事一些跑跑跳跳的活動,於是參加了名為「視障好聲音」的流行曲歌唱班,積極學習歌唱技巧,期望將來可以教兒子唱歌,那會是一項很好的親子活動。



投入有更佳發揮的工作

自從和Melody 拍拖,到有了建立家庭的想法後,頌安開始着緊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以養妻活兒。2009年他開始在1823政府熱線接聽來電的工作,由最初的兼職到轉為全職。這份工作對頌安而言是可以輕鬆應付的,但未能令他的能力有所發揮,於是他開始發掘其他可能的工作軌道。


在成為視障人士的過程中,他經歷過迷惘、失落,幸得家人、朋友、社工等幫助而擺脫困境,頌安由此明白到有人陪伴度過人生困境十分重要,因而希望成為別人的同行者。


2015年,他報讀了國際教練協會的「人生教練」課程,在上課50小時、實習50小時,加上兩次考試及格之後,他獲得了成為「人生教練」的專業認證。2018年,他和幾位視障人士和健視人士成立了社企,更申請了社創基金,目標是為視障人士提供就業機會,亦讓更多人認識視障人士的工作能力。


「人生教練」的工作是為人的升學、擇業、分配工餘時間等提供引導,具有頗大前瞻性。到目前為止,他們曾為幼稚園家長提供親子溝通技巧課程,亦為一些小學提供生命教育等課程。頌安坦言視障人士雖然因為看不到參加課程的人的表情和身體語言,因此要多點發問和更有耐心聆聽,但是,也因為不會被身體語言所誤導,避免了影響投入和無法用心觀察的問題。


令頌安印象深刻的經驗,是在一個為幼稚園家長提供名為「品德、身教教練工作坊」中,他遇上一位很想改善和子女溝通方法的家長。最初,因着為小朋友選擇課外活動、督促小朋友認真吃飯的問題感到有壓力,令那位家長被負面情緒與想法所困擾。在頌安用心聆聽、盡心作出引導之後,那位家長明白到家庭是團隊而非個人,開始學習欣賞子女的優點與強項,不再一味要求和指責,成功改善了親子關係。



由鬱鬱不得志到重尋發展方向

在未來,這個社企還會成立非政府組織(NGO),以求申請資助,為學校學生提供更多在學業、人際關係,與及為家長提供改善親子關係的訓練。


頌安指出在2005年開始發揮對寫作的興趣,令他重拾對自己能力的認同。在寫出自己經歷的同時,也是一個自癒的過程,讓自己重新組織和瞭解自己的人生,完成了自我內心調整的過程。自2009年至今,他在報章上寫過專欄、出版過小說、散文和訪問文集,之後更參加過一些填詞比賽,成績蜚然。


他指出社會上為視障人士提供的服務在持續發展中,多了機構為視障人士提供如口述視象、電影、話劇,與及提供輔助視障人士健身、行山等多元化服務。然而,現時視障人士在就業方面仍有不少困難;就算成功就業,也多只能從事如按摩師、接線生、電話推銷員、辦公室助理等工作,未能充分發揮他們的才能。他期望以自身由曾感到鬱鬱不得志到重尋發展方向的經歷,幫助更多人瞭解視障人士的需要。



鄺頌安金句
  1. 一分視力,十足視野

  2. 接納自己的有限,才能夠重新出發

  3. 凡事最少也有三個解決的方法


重溫《信念》第12期鄺頌安的訪問:
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